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千三十九章 大人们是最公平公正的

    大人们最是公平公正

    季明此时有点心灰意冷。

    自己只是为了前程想有个更好的归宿。

    何错之有。

    怎么现在感觉人人都在针对自己。

    成了众矢之的。

    无奈,谁道身边站着的都是些惹不起的大人物。

    季一也旁边也低头迎和着:“是,大人教诲奴婢谨记在心。”

    李信呵呵笑了笑,并没有搭理季一。

    李水说道:“既然懂事了,那就开始吧。”

    “陛下给你们的惩罚,都听得很清楚,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季二说道:“大人,奴婢听到很清楚,不劳烦大人重复了。”

    李水点了点头。

    季一抬了抬头说道:“大人,我二人奉旨来此接受惩罚,不知大人来这是?”

    季一说完,李水抬了抬眼皮,一个箭步上去,啪,狠狠扇了季一一耳光。

    李水开口说道:“还有问题吗?”

    季一方才已经被愣头青这小子狠狠扇过。

    当时就头晕目眩,现在刚刚清醒一点,又被李水来了一耳光。

    季一捂着半张脸,脑袋嗡嗡的。

    缓缓道:“大,大人···”

    啪!

    人字还没说出口,李水抬头又是一巴掌。

    季一欲哭无泪,脸彻底肿了。

    李水手背到身后,使劲甩了甩手。

    李水的手也是微微阵痛。

    李水心想:季一这脸真是皮糙肉厚啊,打的我手都麻了。

    方才看这愣头青扇季一挺丝滑的啊。

    说巧不巧,李信微微扭头看到了李水在背后甩手。

    李信纳闷问道:“槐兄,你这是做什么呢?”

    “手被蚊虫叮咬了?”

    李水被李信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有些尴尬。

    既然手都背到身后了,就是不想被人看到。

    偏偏还被李信看到了。

    李信还要多嘴问一句。

    李水故作镇定的说道:“哦,并没有,活动一些手腕而已。”

    李信半信半疑,转头对李水嘿嘿笑道:“槐兄,你是不是想蒙我?”

    “这方面我比你懂。”

    李水撇了撇嘴,还没来得及说话。

    李信有开口说道:“槐兄,是不是方才扇季一把手腕扇疼了。”

    “还不想被人看到,背在身后直甩手。”

    李水很无奈,此时只想把嘿嘿笑的李信踹出去。

    反正也被李信说破了,也没什么好尴尬的了,反正自己脸皮厚。

    李信呵呵笑道:“槐兄,最近是不是虚了,打个人还把手打麻了,太弱了。”

    李水白了眼李信,看来真是闲的没事干,就爱接自己短处。

    李水揉了揉手腕说道:“李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李信嘿嘿笑了笑,话锋一转,盯着季一说道:“抬头。”

    季一被李信这雄厚的嗓音吓的一愣,不自觉的抬起了头。

    李信瞪着季一问道:“方才是你把槐兄的手镇麻的?”

    季一蒙了,什么啊这是。

    明明是谪仙扇我耳光,把我扇的眼冒金星。

    怎么现在倒成了我把谪仙的手镇麻了呀。

    自己从小到大,从宫外到宫内,这么多年,被人扇了不知道多少次耳光。

    从来没有被对方反咬一口说手被镇麻了。

    那我的脸还没扇肿了,我找谁说理去吧。

    话说回来,若不扇我,能把手镇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