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千七百三四章 出其不意

    房俊与李元嘉目送房玄龄居中而坐,这才分别落座,侍女奉上香茗,房俊摆手将其斥退。

    堂上只剩下父子婿三人。

    李元嘉喝了口茶水,开口问道:“方才进入坊门之时,见到不少府上的亲兵蜂拥而出,不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发生?”

    房俊没打算隐瞒,直言道:“殿下乃是至亲,我也不隐瞒了,之所以让那些亲兵出去,是在城中宣扬一下大批宗室郡王出手房产、地契之事,让大家都沉得住气,狠狠压一波价格,发一笔小财。毕竟这刚过完年,家家开销都不小,趁着这个机会小赚一些弥补家用,倒也不错。”

    李元嘉楞了一下,继而发出“嘶”的一声,咋舌道:“这也太狠了吧?”

    这简直就是将那些宗室诸王捆起来狠狠的宰一刀啊!

    一边索要巨额赔偿,逼着那些宗室诸王不得不出让房产、地契用以变现,一边又到处通风报信言说宗室诸王之紧迫,明摆着让接手之人狠狠压价。

    可以想见,宗室诸王这回势必要亏一个狠的,赔偿的数额看似只有八十万贯,而出让房产、地契之后实际上的损失绝对远远超过一百万贯。

    房俊喝茶,而后微笑道:“他们也可以不用凑足那些钱,只需要承担我的怒火就行了。”

    你的怒火谁承担得起?

    李元嘉腹诽一句,转头看向房玄龄,有些担忧道:“岳丈应知晓宗室诸王都是些什么德性,现在他们畏惧二郎的威势故而噤若寒蝉,愿意花钱买个平安。可若是逼迫太甚,谁也不敢保证这些人不会破罐子破摔,到那时整个局势就乱了套,影响恶劣啊。”

    他认为房俊这就是胡闹,八十万贯宰一刀就行了,既得了实惠又出了气,何必非得逼得宗室诸王彻底翻脸?

    毫无疑问,一旦房俊放出风声说是宗室诸王急着出手房产、地契,从而导致市面上所有能够购买这些东西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狠狠压价,必将使得宗室诸王损失惨重。

    万一那些郡王、嗣王们恼羞成怒一拍两散,那可如何是好?

    这天下说到底是李氏皇族的天下,宗室是皇位最坚固的基石,你房俊再是功勋盖世、权柄赫赫也不过是一个臣子……

    房玄龄神情淡定,将茶盏放下,捋着胡须,声音清冷:“殿下是不是觉得我这一辈子都讲究一个君子如玉、谦逊恭谨,所以即便是嫡长子遭遇刺杀,也要顾全大局而忍气吞声?”

    李元嘉:“……”

    坏了,这话若是被王妃听到,自己还能有个好?

    忙道:“岳丈明鉴,小婿岂有这个意思?只不过咱们既然占了先机,就应该转化为优势,而不是将对方逼迫过甚从而导致局势出现不可测的反复。”

    即便占着理,也应该适可而止。

    房玄龄摇摇头:“宗室里有些人已经按捺不住心思了,必须给他们当头一棒,让他们知道这大唐帝国并非他们的私产,否则若任其胡作非为,迟早酿成大祸。”

    …。。

    李元嘉忧心忡忡:“既然岳丈已经知道当下宗室内既不稳定,为何还支持二郎胡闹?万一逼得那些人跳出来,后果堪忧。”

    这已经是极为隐晦的说法了,宗室可不是某一处州府、某一支军队,一旦乱起来,必将是波及整个帝国的大乱子。

    房玄龄淡然道:“既然他们迟早都要跳出来,何不让他们现在就跳出来?现在他们跳出来,我们应对在先可以有的放矢,可让他们隐忍下去,谁知道他们会在哪一刻骤然跳出?只有千日做贼、却从无千日防贼,与其被动防御,不如主动进攻。”

    李元嘉:“……”

    好家伙,自己还以为房俊是为了出一口恶气才讨要如此巨额的赔偿,眼巴巴的赶过来想要劝劝房俊适可而止,却不知原来人家两父子正在下一盘大棋。

    是“打草惊蛇”,还是“引蛇出洞”?

    虽然看上去很高明,但风险有点大啊……

    “这个……陛下是否清楚?”李元嘉心惊胆跳,这是要出大事啊。

    房俊笑道:“这件事殿下还是置身事外吧,之前在武德殿里殿下不就是这么做的?很明智。”

    李元嘉尴尬的笑笑,瞅了房玄龄一眼,对房俊抱拳告饶:“是姐夫不对了,我这身份着实太过敏感,不得不出此下策。若是你姐姐为此不满找我麻烦,还希望二郎仗义执言,替我分辨一番,我感激不尽啊。”

    房俊赶紧摇头:“家事国事岂能混为一谈?贵府之事,还需殿下亲自处置,微臣不敢僭越。”

    开什么玩笑,现在大姐就在后宅,因为韩王对大兄遇刺之事置身事外而恼火不已,憋着劲儿要跟韩王算账,这个时候谁敢给韩王说话,谁就得引火烧身。

    李元嘉只好看向房玄龄,目露祈求:“岳丈,这事儿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