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772章 曲中求益

    “我是得到关于不死冥凤的仙缘,但我说过是在这里得的吗?”

    李言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啊!您……您不是在这里……”

    冥玉吃惊开口后,话也只说到一半,脸上就立即露出了警惕的表情。

    “前辈,您不会是想借我们力量打开这里后,然后再杀了我们吧!”

    而冥琪此刻的心脏,却是砰砰砰剧烈的跳动。

    她甚至差点想直接追问对方,既然你的仙缘不是在这里,那你的上一次得到不死冥凤传承,又是在哪里?

    任何一个关于不死冥凤的消息,对于她们来说,都是珍贵异常,但她知道此事绝对不能问出口,那样对方可能瞬间就会翻脸。

    可即便是这样,同样也让此时冥琪的心中,生起了无限的波澜,原来此处秘境的传承,竟然还没有被他人得到。

    这可是意外之喜,只是如此一来,她一下想到了对方留下她们的原因……

    这名灰衣老者不知什么时候,就来到了这里,但也许就是一直都没有办法,打开此处的禁制。

    所以,之前燕轻尘在破解阵法禁制时,对方一直隐匿在暗中没有动手,就是想借对方之手,打开这里的通道。

    而后再突然暴起杀了燕轻尘,得到里面的一切,那个燕轻尘应该也是破除禁制有一段时间了,还是一直未有结果。

    反倒是因为自己姐妹二人的到来,让这名灰衣老者无意间,看出了自己的本体。

    此人便立即改变了主意,索性直接出手,想联手杀了燕轻尘,而后让自己二人来破除阵法。

    如此说来,这就说明这个灰衣老者对于这里,应该并不是一无所知,可能早就知道阵法里面是什么?

    只是他苦于无法破解罢了,不过想想也是,对方既然都曾经得到过了不死冥凤传承,也因此受益匪浅。

    那么如果再知道在这里面,有着不死冥凤传承的话,他的贪心只会无限制的上扬,又怎么可能会收敛……

    只是在短短时间内,冥琪觉得就猜透了对方的心思,不过的确来说,她虽然没有完全猜对,但还是猜中了一部分。

    李言并不擅长阵法,不过他并没想过杀了这二人,尤其是在知道对方血脉驳杂,甚至还不如自己之后。

    而且对方的族群中,还是有着炼虚、合体境强者存在,那他就更不会杀了这二人了。

    对方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族群,至少和青凰一族也有不小的牵连,空间法则可是对破除一些禁制很有效用。

    何况冥氏姐妹还有准备好的手段,这可不是自己能相比的,在传承古殿的时间可并不多,要尽量节省时间才行。

    “你们如果这样想的话,现在依旧可以离开,我自己来破解。

    或者就用另一种方式,你们要是能尽快破解的话,进入后里面后寻到的东西,我们可以平分!”

    李言对此早有预料,他不确定偷天帕能不能破解掉这里的阵法,而他更是想尽快破除禁制。

    不死冥凤精血对他而言,的确有着吸引之外,但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可是胧月清仙草,这个绝对不能主次颠倒。

    这里如果没有的话,他肯定还要再去其他地方寻找,而剩下的时间当然是越多越好。

    那个燕轻尘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又会过来,这个人很是不简单,被自己偷袭中,都罕见的失手了。

    现在知道了冥氏姐妹来此的目的,但是那个燕轻尘呢?

    他又为何要来到这里,李言一直没有想明白,难道他们也要得不死冥凤的传承?

    他想对付燕轻尘,可那是在合适的时机,肯定不能耽误寻找胧月清仙草。

    “前辈又拿什么来保证?”

    冥琪这一次却是不愿意动手了,她觉得哪怕是自己死,也不能让对方轻易得逞了。

    搜魂虽然可以搜到自己记忆中,一些关于这里破阵方法,但那些也只是有可能成功的方法而已。

    破阵更讲究经验和方法相结合,一些方法更是要借入自己的天赋神通施展才行。

    对方动机如不堪之下,自己就是死,也要给对方造成麻烦才行,说不定一个小小的麻烦,就能让对方也陷入禁制攻击中呢?

    “立下血色契约,里面宝物我们各自一半,你们姐妹俩共占一半,或是你们也破解不了此阵,那么此契约作废。

    后面我即便是破除了,也不会带你们进入,否则……可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三息内离开!”

    李言声音冰冷,对方如果没有会利用价值,还是早些离开的好,日后再看可有其他利用价值。

    “可以!”

    冥琪听到李言的话后,她的眼底有着精光一闪,而后悄然之间,仔细看了灰衣老者一眼。

    对于李言提出的建议,她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就答应了下来,而她的心中却是念头飞转,继续衡量着各种可能。

    “姐姐……”

    冥玉突然暗中传音。

    “行了!”

    冥琪也是立即打断了她后面的传音,她知道妹妹想说什么,想给自己一方多争取一些利益。

    但这种可能性,几乎就是不可能存在,灰衣老者没有动手杀自己二人,那就是想利用自己二人破除禁制。

    如果自己说要离开,估计对方十之八九,一定会动手杀人灭口,自己此时再要多一些利益,同样会激起对方更强烈的杀心。

    而现在对方答应与自己签订血契,那么这样就可以有了一定限制,对方不能出手击杀自己二人后,接下来再见机行事更好。

    反正里面情况大家都不清楚,能利用的环境,对于双方来说,那就都是一样的了。

    只要不是与灰衣老者硬撼,那么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可就不一定了……

    很快,血色契约就由李言祭炼出一份,点指之后,就飞到了冥琪和冥玉面前,二女仔细浏览一遍后,反复确认对方并没有在上面做什么手脚。

    心中这才一松,血契主要就是约定了,她们在破除禁制后,双方不得出手袭杀对方,并且所见宝物由两方均分这些内容。

    冥玉和冥琪看到没有什么漏洞后,这才各自弹出一滴鲜血,飞入血契之内,李言见状同样屈指一弹,一滴鲜血就印在了血契之上。

    这张血契在感受到三滴鲜血之后,只是一个波动后,就自行飘起,随之就融入了上方河水之中,随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