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68章 韩信之殇

    椒房殿,韩信被宫女用铁签扎的同一时间。

    吕雉不在,极其安静,只有两名内侍默不作声地擦拭、洒扫着。

    “铮!”

    不知从哪个角落发出一声脆响。

    两名内侍听得清清楚楚,下意识回头张望了一眼。

    四周并没有任何异常,他们继续忙活了起来。

    片刻后,又是“铮”的一声响。

    两名内侍这才警觉了起来。

    随后,他们停下手中的事情,在椒房殿各处寻找了起来。

    椒房殿的规矩很简单,出了事情,有关人等一律受罚。

    两名内侍心中惧怕,自然搜的很仔细。

    功夫不大,身材矮小的内侍挥了挥手,高个内侍立刻走了过去。

    “是它!”

    “嗯,就是它!”

    矮小内侍看着高个内侍,眼睛一抡,指了指西墙边的朱漆架子。高个内侍眼珠子一转,屏气凝神听了听,大幅度点点头。

    这是他们担心引起别人的注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在用眼睛和手势说话,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朱漆架子上有口长条木箱,两名内侍已经凑到了木箱跟前。

    铮铮的声响还在继续,而且愈发的频繁。

    两名内侍相互对视一眼,同时深吸一口气。

    他们几乎同时把手伸向了长条木盒,同时掀开了盒盖。

    “嘭!”

    他们看清放在木盒里那把剑的同时,那把剑碎成了无数片。

    “这是淮阴侯的残剑!”

    惊愕之下,高个内侍没有顾及忌讳,发出了一声惊呼。

    矮个内侍则盯着满盒的碎剑,喃喃地说:“这把剑完了……”

    三个月后,淮阴县鱼头村。

    韩干终于离开长安,在自己外甥家安顿了下来。

    凭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财,韩干完全可以过上富翁生活。

    然而,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他突然疯了。

    据他的外甥回忆,那天晚上他家院子里似乎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韩信,是淮阴侯韩信!”

    “他来索命了……”

    联想到韩干发疯后竟然喊的两句话,鱼头村的人很快有了判断。

    淮阴县,南昌亭。

    子夜时分,一名商人外出收账,错过了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