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60章 失手

    \"嗖嗖嗖!\"黑衣人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一支支利箭如同流星般划破夜空,带着凌厉的气势朝着他疾驰而来。这些箭矢速度极快,犹如闪电一般,眨眼间便已经飞到了黑衣人的面前。

    看着快如闪电的箭矢,黑衣人心惊胆战,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来不及多想,连忙挥舞手中的大刀,想要挡住这些致命的攻击。然而,就在他刚刚击飞第一支箭矢的时候,第二波攻击接踵而至。

    \"哐当!\"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黑衣人感觉到手臂一阵发麻,虎口处甚至隐隐作痛。他心里清楚,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抵挡不住。正当他暗自思忖之际,突然发现又有一支冷箭朝他射来。

    这支箭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宛如一阵疾风骤雨。黑衣人的瞳孔猛地收缩,心中暗叫不好:\"若是被这一箭射中,恐怕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顾不得形象,直接一个驴打滚侧身滚开,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支要命的冷箭。

    冷箭如闪电般疾驰而去,但却被轻易躲开,径直朝着前方飞射而出。刹那间,面前坚硬的青竹应声破裂,被硬生生地穿透而过。箭头深深嵌入地面,入土足达三寸之深,周围的落叶与尘土仿佛受到爆炸冲击一般,瞬间四散飞扬,扬起一片浓密的烟尘。

    黑衣人仅仅是匆匆一瞥,心头便猛地一紧,暗自惊呼:“好强的劲道!”光凭这一箭的威力,少说也得有五石弓才能施展出来。若不幸被其射中,恐怕会直接贯穿筋骨。

    “不陪你玩了!”此刻,恐惧占据了刺客黑衣人的内心,他再也顾不得其他,拖起长刀转身就朝山下狂奔而逃。然而,燕矢怎肯善罢甘休?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径直冲向前方,手中的箭矢宛如密集的子弹般急速射出。在这片枪林弹雨之中,黑衣男子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生命悬于一线之间。毕竟,燕矢的攻击方式太过狂暴凶猛,那惊人的射箭速度以及强大的臂力,绝非普通人所能及。

    “这家伙!太夸张了吧!”黑衣人咬牙切齿地想着,心中不禁咯噔一下。然而,凭借着对燕矢射来箭矢速度的观察,黑衣人敏锐地判断出这个对手的气力已经开始不足。毕竟,燕矢的冷箭相较于之前明显慢了半拍,显然连续高强度的快速射箭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消耗,哪怕是像燕矢这样的高手也难以承受。

    “嗯!”正当黑衣人思索之际,突然间,他的耳畔变得异常安静,竟然再也听不到丝毫箭矢的声响。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他心生疑虑,不自觉地回过头去张望。只见此时的燕矢站在原地,地上赫然插着五支箭矢,而他的手中还紧紧握着另外四支箭,弓弦已被他再度拉开。

    “九箭连珠!”燕矢口中轻缓地吐出这四个字,仿佛带着一种决然的气势。话音未落,一阵凌厉的箭风声骤然响起,紧接着九道寒光破空而出,如同闪电般疾驰而去。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我去!还是人吗?”黑衣人看着射来的箭矢,当下也不敢拖延,手中的长刀上下挥舞,但是面对燕矢密集的冷箭他根本无法全部阻挡,只听扑腾一声,黑衣人当场身中三箭,且箭矢都穿出他的体内,这让他顿时身形无力。

    燕矢一身黑衣手持长弓,带着眼罩慢慢的向着对方走去,黑衣人刺客口吐鲜血,看着逼近的燕矢,张口怒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直接朝着燕矢扔了过去。

    “嗖!”燕矢看罢,侧身便是躲开,在回神后,这家伙直接跳入了溪水之中,沿着溪水向着下游逃窜。

    “哼!”燕矢听着溪水嘈杂的声音,也无法分辨出对方的位置,心中无奈万分,嘴中呢喃道:“看样子日后要在溪水边练习一下了!”

    听着溪水边嘈杂的声音,燕矢一时间分辨不清对方的方位,眉头不由的深邃了起来,考虑到陈镇那边的情况,燕矢也不敢在这里过多久留,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此地。

    广陵城乐家

    宁风正在屋内擦拭着手中的长剑,一道人影直接翻窗而入,浑身湿漉漉的,来到屋内再也坚持不住,直接趴在地上,张口便是吐出一口瘀血,背后还中了一支冷箭。

    “聂兖!你怎么了!”宁风看着身受重伤的聂兖,瞳孔猛地一缩,聂兖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他虽然武力不行,但是逃跑的本事还是一流的,天下间能够将他伤成这样的绝对不多啊。

    “是哪个在太子身边的瞎子!我碰到他了!”聂兖说话间,张口便是吐出一口瘀血,随后直接昏迷倒地,再也无法支撑着自己。

    “聂兖!聂兖!”宁风眼看着叫不醒这个家伙!只能开始为他疗伤,大约折腾了半个时辰后,宁风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后,便是将这件事情报给了乐瑶。

    闻讯而来的乐瑶看着昏睡的聂兖以及桌子上的血色布条,一双美瞳中满是疑惑,而后问道:“怎么回事!谁将他伤的这么重的!”

    “是太子身边的护卫!”宁风说到这,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像是不敢和乐瑶对视。

    “太子?”乐瑶眼中满是疑惑,而后一双美眸盯着宁风道:“我不是说不要对太子动手吗?”

    “这是事先安排的!原本等着小姐下令在动手的,但是您刚才反悔了!当我赶到姜山的时候,下面已经被骑兵看守了!根本进不去!这家伙也是命大,从溪水中游出来的!要不然这半条命算是交代在那里了!”宁风一时间也是解释颇多,毕竟乐瑶身上散发的气息还是让他有些忌惮的。

    “可恶!”气愤的乐瑶直接一把掀翻了桌子上的铝盆,眼中的愤怒是怎么都无法遮盖的,水盆洒开的动作瞬间惊醒了昏沉的聂兖,眼下他面皮惨白,看着乐瑶在看了眼神色的宁风,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

    乐瑶看着惊醒的聂兖,质问道:“你得手了没有!杀了乐淑没有?”

    听到乐瑶的质问,聂兖无奈的苦笑道:“小姐!哪个瞎子的听觉太敏锐了!我还没有靠近就被发现了!”

    “哼!就是说你什么都没办成!还被别人发现了!”乐瑶此刻眼皮子直跳,以太子卫那些属狗的家伙,怕是闻着味就能追过来了,这让乐瑶心中担忧了三分,看向身侧的宁风道:“将他安置妥当!送出广陵城!太子身边的人都不是吃干饭的!别让人发现了!”

    “明白!”宁风拱手领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