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28章:被抓包

    杨巧月和木恩恩夜晚出门,楚叶晨在外面等着,和她们一起过去。

城东破庙,胡三守着楚天尘,后者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在玉关镇找了个土大夫简单止血包扎,一路赶回来,刚刚才入城。

楚天尘忽然面露痛苦之色,两手紧紧抓着地面。

胡三急得满头汗,他可什么都不懂,来回踱步,嘴里念叨着:“王爷怎么还没回来。”

过了会儿,外面终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胡三赶忙出去。

“王爷、大姑娘、木姑娘,你们终于来了。”

“皇兄怎么样了!”楚叶晨见他一脸急色,忙问道。

“大皇子看起来情况不太好。”

木恩恩听得他们的称呼一脸疑惑,眼下也不好多问。

三人赶紧进庙内,杨巧月见楚天尘伤口裂开,鲜血染红了包扎的布:“恩恩。”

木恩恩在她出声前已经放下药箱开始诊断,秀眉紧蹙,脱开外衫检查伤口,已经化脓,这简单处理根本没任何效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我有药可用,但没十足把握,伤口太深了。”

“请木姑娘尽力用药便可。”楚叶晨朝她拱手相托。

木恩恩点点头,随后开始碾药。

杨巧月注意到楚天尘的的伤口显然是感染了,她物资空间应该有些消毒和抗病毒的抗生素。

“在这等我一下。”

她说着已经退到庙外,到一旁去,从物资空间找到碘酒、口服的抗生素、止痛药。

重新回到破庙,将手上拿着的瓶瓶罐罐用到楚天尘伤口上:“刚好之前经常受伤,这些药对消毒化脓有点用,先让他止痛不那么痛苦。”

对于杨巧月经常能拿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他们都习以为常,并没有多问。

一直到后半夜才处理好伤口,几人退到庙外,杨巧月才问起这一行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楚叶晨随即将去玉关镇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们去到时,对方已经先一步下手,若是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后来他们将楚天尘救出来,找了位土大夫包扎治疗,连夜赶回京师。沿路遇到村庄小镇会停下来找大夫看看,所以才费了些时日。

杨巧月光是听就觉得凶险万分,一阵清风吹过,楚叶晨身上确实有淡淡的血腥味。

“那你身上的伤呢?怎么来的?”

楚叶晨刻意没提,还是被察觉了,“快入城时遇到一伙山贼,不碍事。”

杨巧月眉头紧皱,“不可小看了外伤,一旦感染,大罗神仙都难救,我替你包扎!”

楚叶晨目光柔和,点点头:“好!”

他伤在手臂上,杨巧月小心翼翼替他包扎,边跟他说起这段时间京师府发生的事。

楚叶晨原本柔和的脸色闪过狠戾,他以为外面够凶险的了,没想到京师府同样不安生,要不是杨巧月心思敏锐,怕是早中了对方奸计。

“如今花鹫已经下狱,王爷回来得正好,向皇上要求由你主导,将她单独收押审查。”

“好!此事明日我便入宫请旨,由夜锦卫负责合情合理。”

“大皇子那,如何打算?上次高公公来传召时,不小心看到了小颜,似乎一眼就认了出来。四皇子既然派人找上了玉关镇,那小颜的身份恐怕也会被知道。”

杨巧月说起此事不禁头疼,宣德帝的脾性难拿捏,生性多疑,进来又因病痛多躁。

楚叶晨看了眼庙内,沉思半许,他同样十分纠结,上次就差点害了兄长性命。

“明日我处理完花鹫的事你随我去趟安王府,遮遮掩掩总不是办法,既然早晚会暴露,不如主动说出来,让老王爷联合一些份量重的朝臣,以防父皇不认!你觉得如何?”

杨巧月想了想,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他们,“我觉得可行,只是大皇子这……他能同意吗?”

“经过此事,怕是想安静也安静不下来,不如去面对,我知道皇兄长内心对十几年前的事还是没放下的。”楚叶晨坚定说道。

“好,那就这么做,不管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后支持你的!”

“谢谢!”

“我们之间还需要吗?”

楚叶晨见杨巧月生气,改口笑道:“不需要。对了,今日入城时听说杨大哥高中,钦点翰林,替我恭喜他。”

“这事儿可不兴代劳,他正好说让我带话,让王爷有空了到家里去,他单独请你喝酒。”杨巧月想起大哥说的话,顺口说道。

“单独请我喝酒?”楚叶晨一脸狐疑,“怎么有种鸿门宴的味道。”

杨巧月笑道:“那你也不是刘帝呀。”

楚叶晨哑然失笑:“我自然不是刘帝,对了,杨大人没注意小颜的身份的吗?”

“那倒没有,不过既然迟早要说,不如先告诉我阿爹一声,他毕竟也是京师府尹,而且对小颜的身份一直有疑虑。”

楚叶晨想了想没有反对,让她把握。

木恩恩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小月,天色已经很晚了,要是天亮还不回去被公爹知道,怕是难掩过去。”

杨巧月看了眼天色,起身:“确实该回去了。”

“我送你们。”楚叶晨立即说道,“这里暂时阿三照顾就行。”

杨巧月没有拒绝,这大半夜两人走路也不安全。

木恩恩叮嘱胡三注意照顾的事项之后,三人便离开了破庙。

为了避开前门的守卫,只得借楚叶晨的肩膀爬墙进自家院子。

杨巧月骑上城墙,这里她当初特地弄得不高,坐稳之后拉着木恩恩上来,然后楚叶晨再越过城墙,到院子这头托着杨巧月下来。

他们太过专注,没注意到院子有一道身影,脸色阴沉到极点,“小王爷似乎对此很娴熟!”

“还好!”楚叶晨嘴快回道,下一瞬浑身僵住,这话可不是木恩恩和杨巧月问的。

杨巧月听到这熟悉低沉的声音,一个踉跄踏空,整个人横着倒下去。

楚叶晨哪顾得上其他,急忙出手,拦腰抱住杨巧月:“没事吧?”

“没事!”

院子的身影刚刚吓了一跳,见无碍之后脸色又阴沉下来。

杨巧月老脸一垮,看着院子的身影,完蛋了,被当面抓包!

“阿爹,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呀!”

“公爹……。”木恩恩脸色尴尬,她第一次干这种事就被撞上,也太背了,难怪回来时忐忑不安。

楚叶晨更加尴尬,还抱着杨巧月。

“皇室的教导老臣实在不敢恭维,不知是谁教的王爷半夜爬人墙的本事!”杨贾配沉声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客气。

“阿爹,今日事出有因……。”杨巧月急忙解释道。

杨贾配见楚叶晨还抱着杨巧月:“还不下来,男女授受不亲。”

杨巧月赶紧下来,这老爹可是读死书的古董,不好好说清楚,日后楚叶晨怕是连杨家门都不能进。

“恩恩,你也下来吧,我知道此事你肯定是听杨丫头的话才深夜出门的。”杨贾配对木恩恩的态度缓和许多。

木恩恩赶忙从墙上下来,“公爹,此事确实事出有因,您先不要动怒。”

“好,那就好好说说吧!”杨贾配憋着火,自家女儿竟然大半夜在外,他就是再开放也难容忍。

楚叶晨郑重拱手:“请杨大人不要责怪他们,是本王的错,本王的事需要杨姑娘和木姑娘帮忙。”

“臣当然知道是王爷的错,我自家姑娘一向恪守礼仪,知礼懂事,没人怂恿怎么做出这等事,王爷便好好解释解释吧!”杨贾配责备道。

楚叶晨愣了瞬,不敢反嘴,确实是自己的错。

他和杨巧月相视一眼,杨巧月点点头:“刚好将此事告诉我阿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