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04章 复

    “旧怨已了?那是你以为的旧怨已了吧?”

    苏茜没想到闻成砚居然这么不要脸,间接害死她父母还能这么冠冕堂皇地对自己说爱。

    “我不知道,但你能让我怎么样?我放不下你,我试过了,我不能没有你。”

    林欢的身体就贴在冰凉的门板上,闻成砚委屈求全的话却让她的心更寒。

    似乎总是有人不懂这个道理,不管什么,不是所有的事都会按照你的想法来发展。

    尤其是爱情这种亲密度高的,一点点情感破裂都会引得地裂天崩,更不要谈杀父杀母之仇。

    “那关我何事?”

    苏茜冷冷反问,冰冷的瞳仁一点温度都无,她能看到闻成砚的双眼无神,悲冽地凉下去,脸色也变得煞白。

    可她受的苦,不会比他少。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闻成砚一把搂住,往后推进了一间房。

    “救……”

    林欢听到动静心里一紧,就要往苏茜的房间走,但走到一半,前面就竖了一道冷清的身影。

    她心跳漏跳了一拍,而后冷笑道:“让开!”

    周霆沉把林欢面前的路挡得死死的,“别人情侣的事,你掺和什么?”

    “我乐意,你管的着?请你赶紧让开。”

    周霆沉的手臂像铁钳一样,任林欢怎样折腾都撼动不了。她几乎恼羞成怒,漂亮的眼睛里溢出浓烈的恨意。

    “我不,林小姐,我现在是你的追求者,碰见你比捡到钻石还难,我怎么可能轻易放开你?”

    林欢心急如焚,想去救苏茜,但周霆沉困着她不让她走,她气急了想咬他,踩他脚背,但周霆沉好似感受不到痛一样,始终无动于衷。

    最后林欢无奈,只得假装妥协,“那你说,如何才能放开我?”

    “我刚刚看到林小姐和小姐妹是不是开了一个包厢,我想去里面喝酒。”

    林欢没有异议,“喝酒可以,但规矩得我们定。”

    周霆沉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那是当然。”

    林欢本是想着把人放在包厢就往外走,但周霆沉却像是事先算计好了,霸道地隔着沙发栏把林欢圈在怀里。

    石丽丽刚回来,见到这幕正要阻拦,周霆沉却率先霸道出声,朝着她的方向指来。

    “石小姐,把门关上。”

    石丽丽:???

    但周霆沉说完就不再搭理她,石丽丽无奈,只好憋屈的照办。

    “林小姐,好了,说你的规矩吧?”

    林欢咬了咬牙,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喝掉我预定的酒,不倒下送我回家,就算你赢。”

    “赢了就可以追你吗?”

    周霆沉对上林欢的双眼仔细问道。

    “是。”

    林欢本想说不是,但料定他喝不了这么多,所以并不想与他多费口舌。

    “那好,桌子上这些酒,不成问题。”

    林欢闻言一笑,“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喝剩的,还有一半酒没上呢。”

    林欢一按铃,送酒的侍应生就进来了。

    看到满满当当的酒瓶和上面标注的酒精度数,周霆沉眉头皱得死紧,似乎都能夹死一只苍蝇。

    “怎么样,周先生,能做到吗?”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 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漫渡更新,第104章 复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