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489章 不恨古人吾不见

    呈一个大字状被绑在床上的陆尘看着门口,这个时候大门已经被五六个混混模样的人给堵的死死的。而且每个人手上那都是拿着足有自己手腕粗的木棍。陆尘用脑袋想都知道这些人这个时候想要干什么。

    而原本在床上的五个女孩纷纷就是爬下床来,静静的站到了一边。眼神没有一丝的感情看着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陆尘。

    原先的妩媚神情一扫而光,陆尘这才觉得自己大意了,这一招美人计果然很是有用啊。陆尘不得不暗叹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小子,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我看你怎么嚣张。”带头一个人正是刚才坐在卫东成身边的四只眼。这个时候他阴冷的笑着,饶有兴趣的看着陆尘这个瓮中之鳖。

    “要是你乖乖的叫我声爷爷,我可以让他们下手轻一点,要不然的话,你下半辈子估计是要在医院里面过了。”

    放狠话谁不会,自然被捆在床上的陆尘也不例外“是吗?我倒是觉得你要是叫我一声爷爷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好好的活下半辈子。”

    “找死!”四只眼实在无法容忍陆尘嚣张,大叫了一声,直接拿着手里的木棍向着陆尘砸了过来,他的目标就是最靠近直接的陆尘左腿。

    啊!陆尘大叫一声,这小小的绳子怎么可能困的住他,不过陆尘倒是没想到这绳子居然是牛筋做的,相当的牢固,居然一下扯不断。不过这绳子能够承受的住陆尘的力量,但是这床架却是承受不住了。足有三米的铁质床架直接被拉了出来,陆尘顺手就是向着四只眼砸了过去。

    不偏不倚人家的脑袋直接套在了相间的框框中,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哪里会是一个文弱的四眼承受的住的。

    咔嚓一声,就是四只眼都能听见那肩膀上骨骼断裂的声音。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已经被陆尘直接砸晕在了当场。

    看到四眼就这么倒在地上,不知道死活,剩下的五六个人都是惊骇的看着陆尘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可是不出手的话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啊!”几个人都是大喊着向着陆尘冲了过来。陆尘不慌不忙,那床架在自己的手里那是舞的风生水起,所谓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几个人的棍子都还没有近身,陆尘床架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们的胸膛之上。一下子的功夫几个人都是仰躺在地板上捂着胸口啊啊的惨叫起来。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撂倒了所有人,原本站在一边的五个女孩都是骇然的看着双腿还绑在床上的陆尘。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变态。

    啪啪啪,三声有力的掌声就这么响了起来,一个滚圆的身体慢慢的走进了房间中来。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走开的卫东成。

    “兄弟,好身手,好胆识。我卫没人可是从来没有在一个人的身上连续吃两个亏。你算是第一个。”卫东成笑着看着上身赤裸的陆尘。

    被他用这种眼神盯着,陆尘那是满身的不自在“不知道,成哥还要继续绑我在床上说话吗?”

    卫东成对着站在一边的五个美女使了使颜色,几个人快速的走到陆尘的身边,将他的手脚从床上面解开了。

    “不知道兄弟你怎么称呼。”这个时候卫东成还不知道陆尘到底是叫什么名字。

    陆尘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刀头!”现在刀头正在派出所里面,自然不会戳穿自己的谎言。自己报出这个名号来就是想通过这个来引起估计已经跑到这边的杜姐的注意力,没准就能找到杜姐的消息。

    “这称号倒是蛮符合兄弟你的个性。”还好着卫东成跟刀头并不熟悉,表情上也没有任何的变化,陆尘现在可以坦然的冒充刀头的身份了。

    “不知道刀头兄弟你找我是做什么生意。”卫东成终于是回到正题上来找他谈事情了。

    陆尘犹豫的看了眼旁边的美女和还倒在地上哼哼哈哈的几个混混。

    “你们都给我出去,一群饭桶。”卫东成顺脚就是踹了脚倒在地上的四眼男,偏好不巧正好有事踢到了人家的肩膀上。四眼男有事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在几个混混的扶持下退出了房间,几个美女也是默契的离开了这个房间之中。

    “听说成哥你在这一片有做白面生意。不知道可不可以和小弟我做一笔生意。”陆尘见人都走关了,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呵呵,兄弟,你说笑了,我一个小小老板怎么可能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这种生意可是掉脑袋的。给我熊心豹子胆我也不可能去做啊。”卫东成那是一脸的骇然,连忙就是摆起手来,自己根本没有做这种生意。

    “成哥你太谦虚了,你我都是这上面的生意人,何必和我藏着掖着。”陆尘有些不悦的看着卫东成,这二哥关雄的话不应该有假,卫东成这边不说自己做白面生意估计是还没有完全信任自己。

    “我认识龙哥,这次就是他叫我过来和你做白面生意的。”

    “你认识龙哥?”这个时候卫东成的表情终于来了次巨大的转变。

    “不信你可以打个电话问问龙哥。”

    “那就不必了,龙哥什么人,既然你认识龙哥,又是龙哥介绍过来的那就是我的兄弟,这白面生意好说。”看着陆尘信誓旦旦的说出龙哥的名字,又是叫卫东成打电话证实自己的话,卫东成不由的就是开始转变自己的态度,开始有些相信这陆尘的话。

    “不知道刀头兄弟你要多少的货?”

    “不多,十斤!”陆尘对于毒品那是相当没有概念,从刀头的嘴中得知上次他们就是采购了五公斤的毒品向北面去兜售,顺口也是说出了十斤。

    “十斤?是不是太多了点。”卫东成有些骇然的看着刀头,带个一斤要是被抓到了那就是枪毙的结果,人家狮子大开口直接问自己要十斤的货。虽然这是一笔大生意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看陆尘单枪匹马的样子,不知道怎么携带这十斤的白面。

    “怎么?成哥有困难?那我还是去找龙哥做生意好了。”

    “哪里,这么点货就不麻烦龙哥了,你都是龙哥介绍过来的怎么都要给足龙哥的面子。不过最近货却是有些紧张,刀头兄弟可不可以等上几天到时候肯定给你成色最好的。”卫东成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那行,我就在这边多住些日子。”陆尘想了想,抓起自己的衣服穿到身上整理了下衣物,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卫东成,自己会旅馆去休息了。

    陆尘并没有真的要十斤白面的意思,就算是真要他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第一次提到龙哥,可能让卫东成有所顾忌,依着卫东成那小心翼翼的生意头脑肯定会去和龙哥验证自己所说的话。那时候龙哥一定对自己产生浓厚的兴趣,毕竟刀头他认识,不过他根本没有叫刀头来和卫东成做生意。到时候自己肯定是能和龙哥联系上。

    至于为什么要十斤,看卫东成的反应那就是手头一下拿不出这么多来,而这边的毒品巨枭中卫东成只认识一个龙哥,自然而然他也会去跟龙哥要货。到时候也是能够跟龙哥联系上。

    双管齐下,陆尘已经稳稳的做好了自己的打算,回到旅馆里就是闷头大睡,等着龙哥的消息传过来。

    清早的第一个电话不是卫东成打过来的,而是一个极其陌生的号码,等陆尘接通号码才知道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介绍自己去卫东成那边做生意的关雄。

    这关雄倒是直接邀请自己再次去凤凰阁吃饭,陆尘也没有推脱,毕竟白吃的东西不吃那才是白痴。

    依旧是昨天的雅阁,房间里依旧只有陆尘和关雄两个人,这个时候关雄红光满面的和陆尘吃着饭菜。

    “兄弟好本事啊,昨天听说你是大闹了一场天堂夜总会,我不得不佩服你。”关雄对着陆尘直直的竖起自己的大拇指来,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显得异常的畅快。

    “二哥,过奖了,叫我刀头就可以了。”陆尘举着自己手中的白开水和关雄示意了一下,倒是很感谢关雄将卫东成和龙哥的关系告诉自己。

    “不知道刀头兄弟,你有没有做成自己的生意啊。”关雄似乎很关心这件事情。

    “要是做成功了,我还会在这里吗?”陆尘摊了摊手表示没有将生意谈成,毕竟他对关雄不知根也不知底,不会随意的将这种事情和关雄坦言。

    “哦?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关雄狐疑的看了眼陆尘,这卫东成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不过胆量小了一些,不过金钱在前不可能放过的。

    “当然是找另外的人做生意了。”陆尘说着谎话也不脸红。

    “可是这地界里面,只有成哥在做这种生意,要是找其他人做的话,估计你要离开这里了。”关雄有些可惜的看着陆尘,似乎这陆尘成了自己的知己一般,对着陆尘那是一脸的依依不舍。

    对于关雄那表演技巧,陆尘心里是吱吱称奇,这个人不去演电影那实在是埋没了。

    “不过这里风景也不错,我在多留几天欣赏下风景再走也不迟啊,何况还有二哥你这么好的朋友,不多留下来陪你几天我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

    “哈哈,刀头兄弟说的好,来二哥敬你一杯。放心在这边有什么需要的跟我开口就是了,二哥能帮上的一定是全力以赴。”关雄这个时候那是笑逐颜开,显然陆尘的话已经把自己的事情给暴露了出来,不用想陆尘已经将这件事情给谈成了。陆尘也没有打算把留下来的事实说谎,凭着关雄的眼线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去,还不如坦然的说出来。

    “那就谢谢二哥你了。”陆尘还是不明白,这关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自己谈成生意他高兴个什么劲,毕竟这里面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想不明白陆尘也就不去想了,合着关雄那是摆足了表面上的功夫继续的称兄道弟起来。

    一连几天,陆尘都不为自己的吃穿发愁,几乎没到中饭晚饭的时候,关雄那就是亲切的叫着自己来到他的凤凰阁一起和他吃饭,一连几天下来陆尘已经把凤凰阁内的菜式吃了一个遍。

    终于这天从卫东成那边传来了消息,可以进行交易了。对于陆尘那龙哥朋友的关系,卫东成准许陆尘先验货再付钱。这倒是没有让陆尘暗出了一口气,现在他根本没有地方去拿出这么多钱来做这笔生意。

    不过倒是令陆尘诧异的是这卫东成倒是没有一丝怀疑陆尘身份的意思,这就让陆尘不得不警觉起来。毕竟自己是冒名顶替的,只要卫东成一个电话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被曝光了,怎么可能还会和自己做生意。

    陆尘带着疑惑大白天的走进了天堂夜总会,果然比起晚上了,这里平静了许多,除了里面的工作人员外,估计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外人了。

    等陆尘一走进天堂夜总会,两个人快速的将门给关了起来,而整个大堂这个时候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只有卫东成坐在一张皮质沙发上,身后站了十几个小弟。

    “刀头兄弟啊,你终于来了。”卫东成居然亲热的站起身来,快步的就是走过来拉住了陆尘的手向着自己的沙发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又是两个人搬出一样的沙发放到了卫东成沙发的对面。

    “坐下说吧。”

    陆尘也是不客气一屁股就是坐到了卫东成的对面。这个时候又是两个穿旗袍的美女托着酒盘跪到了陆尘和卫东成的身边。

    “酒就不用了,我们直接谈事情吧。”陆尘摆了摆手算是拒绝了卫东成的好意,直接要开始谈生意。

    卫东成打了一个响指,身后的小弟就是直接拿出一个手提箱来,当着陆尘的面就是将手提箱打开。里面总共五袋子的白面。陆尘看了眼,并没有真的去尝试下这真的是不是白面。毕竟他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东西,就是他想分辨也分辨不出来。再说他的本意可不是冲着白面来的。

    “刀头兄弟,你不试试?”卫东成一脸的疑惑看着陆尘。

    “不用了,成哥的货我可不敢怀疑。冲着龙哥的面子这货我就要了。”陆尘那是顺口就撒了个谎,他哪里来的钱买这些货色。

    砰!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鞭炮的声音,所有人都是愣在了当场。

    这个时候门外急匆匆的跑进一个人来。

    “不好了成哥,警察来了。快跑!”这个人手捂着自己的手臂,鲜血正顺着他的手臂滴落在地板上,不多时已经拿乳白色的地板给染成了红色。

    “怎么会有警察?”卫东成并没有慌张,反倒是直接站起来冲着所有人都是吼了一声。

    陆尘也是不知道怎么警察会参合进来,现在要是被抓住的话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他是卧底!”这个时候原本站在卫东成身边的四只眼似乎想明白了一些道理,直接指着陆尘就是骂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陆尘身上,毕竟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白面的生意,根本没有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发生。自从这个陌生人的到来,这才让警察盯上了他们,陆尘不是卧底是什么?

    “别误会,我真不是警察。”陆尘赶忙解释起来,毕竟还没有从他们的身上套出来龙哥的消息,可不想这几天的事情都是变成白忙活。

    卫东成二话不说就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就是对准了陆尘。陆尘有些傻了,毕竟他第一次见着玩意,而且现在这要命的玩意正指着自己的脑袋。只要卫东成轻轻的扣下扳机,陆尘立马就和这个世界再见了。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一对武警怀中端着冲锋枪就是闯进了天堂夜总会。

    “我们是警察,放弃抵抗接受检查。”一个穿着防弹衣和带着钢盔的警察冲着所有人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检查你妈!”卫东成直接爆粗口,调转枪头就是对准警察的胸口开了一枪,强大的冲击力量直接让那位说话的警察击倒在地上。

    哒哒哒!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枪声响了起来。大家都是四散的跑开来躲避子弹。而陆尘虽然没有经过这种枪林弹雨的场面,电视剧里见的到不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现在这里把自己的小命给保下来。

    卫东成碰了毒品生意,那便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手下也是装备了枪支弹药,现在被抓那就是人赃俱获。终难逃过一死,不如拼死抵抗还能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几个人快速的躲进了包厢里,接着包厢的大门作为掩体,一些卫东成的手下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武警战士来了次激烈的还击。毕竟大部分人只知道怎么开枪,并没有真的训练过这准头实在是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相比起那些武警战士来,枪法可就是差多了,一番激烈的枪战之后,卫东成这边的十几个人已经只剩下寥寥的四五个人。

    四只眼现在也是慌了,声音有些哆嗦的跟着成哥说了一句话。

    “成哥现在怎么办?”

    “你丫的还问我怎么办?”卫东成现在也是气头上,他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警察的,气头上直接给了四只眼一脚,将这个软脚虾直接踹趴在了地上。

    卫东成这个时候直接拿了一把枪抵住了陆尘的脑门“说,是不是你!”

    “成哥,你不好好想想,要真是我的话,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会是你了。”陆尘反倒是镇定下来了“我们两个人都被别人陷害了。”

    卫东成想了一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将枪收了回来,直接颓然的坐到了地板上。

    “完了,全完了。”卫东成知道现在只要武警一冲进甚至是不用跟他打任何的招呼,完全可以一枪把他击毙。

    陆尘脑袋也在快速的转动着,他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和卫东成没有什么两样,现在得想一个办法脱身才可以。

    而且自己脱身的时候还要把卫东成带上,并不是他想要救这个卖毒品的恶人,而是因为他嘴里有自己想要的消息,等拿到消息陆尘自然会亲自送这个卫东成去警察局的。

    这个时候两个女孩的哭声让陆尘终于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