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1585章 粉身碎骨

    林瑞瀚开口,让姜红叶一愣。

    她看了看林瑞瀚,看了看牧泽。

    “我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牧泽抱着她,轻飘飘落地,将她交给柴思辰,“小师姐,你先帮我照顾她。”

    姜红叶终于反应过来,这真的不是做梦。

    她指着林瑞瀚,“让他粉身碎骨。”

    那是深入骨髓,融入血液的恨。

    害她喜欢的大男孩入狱,还毁了她。

    两个人的青春,被断送。

    如果不是这世界上还有修行这件事,他们还有重逢的可能吗?

    就算她一直留在云海,被毁容的她,敢去接出狱的他吗?

    就是因为林瑞瀚,她和牧泽都被毁了。

    还好,这世上可以修行,他们这才有了再次重逢的机会。

    她的脸恢复了,她敢去面对他。

    “让我粉身碎骨?”林瑞瀚轻蔑的目光看过来,“你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什么本事。”

    “当年,我能让你们一个入狱,一个毁容,现在我还能。”

    “不过……”他看了看牧泽,“现在我的手段,更多了,也不会去考虑法律问题。”

    “你……”他指着牧泽,“就不是入狱那么简单了,稍后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姜红叶,是如何被我摧残。”

    “这个世界有无限的可能。”林瑞瀚张狂的道:“而我对你们的羞辱,也有无限的可能。”

    话音落下,林瑞瀚持枪而来。

    面对林瑞瀚的攻击,牧泽只是向前踏出一步。

    他一把抓住枪尖,然后微微用力。

    枪尖在他手中,化作齑粉。

    仅一下,林瑞瀚就懵了。

    这不是利用技巧化解了他的攻击,这是实力的绝对碾压,用强横的力量直接挡住并且毁了他的攻击。

    怎么可能!

    他来昆仑的时候,还去过云海,去见过牧泽,就是为了羞辱牧泽。

    那个时候的牧泽刚刚出狱,牧阳还被他安排人成了重伤。

    就算牧泽接触修行,时间也必然比他更短。

    牧泽怎么可能拥有这种实力。

    现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林瑞瀚去怀疑什么,他抽身而退。

    “布阵。”

    惊慌的大喝声中,姜红叶的至交好友,手中飞出阵盘。

    阵盘落地,大阵起。

    林瑞瀚的慌乱这才消弭,“牧泽,今天你必死。”

    “咱们姐妹多年,到现在你还要助纣为虐吗?”姜红叶看着那名布阵师开口,“只要你收手,你今天的背刺,我可以不计较。”

    “可以不计较?”布阵师嘲弄的目光落到姜红叶身上,“你怎么分不清状况呢?”

    “你难道不知道我布阵的实力?”

    是的,姜红叶是知道的。

    这也是她将好友留在大炎城的原因,布阵师的防守,才是最强大的防守。

    大炎城,是最后的希望。

    姜红叶选择外出作战,她知道自己战死了,那位她的宿命之地,或许就不会再攻打有阵法守护的大炎城。

    可她想错了,原来大炎城才是导致她失败的根本原因。

    “现在,你们安心赴死就可以了。”布阵师再次开口。

    林瑞瀚这时同样开口,“跪下,求我。”

    “求你?”牧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

    那名站在林瑞瀚身边的布阵师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牧泽飞来,被牧泽一把掐住了脖子。

    “你确定,我要跪下求你?”

    牧泽的目光和声音都变冷,“而不是你跪下吗?”

    林瑞瀚懵了!

    怎么可能!

    这可是阵法之中,牧泽怎么可能将布阵师控制。

    可现实就这么发生了。

    被牧泽控制住的布阵师挣扎着,双手抓住牧泽的手腕,想要获得喘息的机会。

    她的腿在半空踢踹,脸色已经有了变化。

    “红叶,咱们是姐妹。”

    “红叶……”

    噗……

    姜红叶从柴思辰手里拿过武器,痛快的给了她姐妹一下。

    “你不配。”

    布阵师这一刻,肠子都悔青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必败的姜红叶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出现而逆转。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位吗?

    她眼中还有着对声的眷恋,可生命却在快速流逝。

    噗通……

    “我错了,我错了。”林瑞瀚跪在地上,疯狂磕头。

    他真的怕了。

    布阵师,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他想要借助大阵逆转胜负,可布阵师竟然就如此轻易的被牧泽控制。

    “救命……”

    “不……”

    他看到牧泽伸手,绝望的大喊着,接着就感觉到庞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

    无形的压力,将他的身体挤压。

    鲜血从毛孔中渗出来。

    “今天,让你明白,什么叫粉身碎骨。”

    牧泽声音冰冷,林瑞瀚被挤压的已经发不出声音,只剩下眼中的绝望和惊恐。

    他听到了皮肉裂开的声音,听到了血管爆裂的声音,听到了骨头被压碎的声音。

    四面八方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压过来。

    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那种疼痛和对死亡的大恐惧折磨着他。

    越是强大,能够享受到的生活越美好,也越不想死。

    尤其是林瑞瀚这种,他变强的日子并不长。

    不像牧泽在异世见到的那些老怪物,他对生活是充满憧憬的。

    他想活着,非常渴望活着。

    他已经发不出声音,难以求饶,只有用目光表达自己想活下去的渴望。

    可很快,在强大的挤压之下,他的双眼一片红。

    他什么也看不到了,耳朵嗡鸣作响。

    一个红色的球,出现在大地上,林瑞瀚身陨。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