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7章 真假佛

    有人在啜泣和说话。

    唐离缓慢睁眼。是夜晚了,床头点着一盏烛灯。

    模糊地看见僧人坐在床边小凳上,面前还跪着个抽泣的姑娘。再仔细看,竟是祝府里日常送饭的膳房婢子。

    她断断续续在说什么,云川只是捻着珠子,沉默地给予注视。

    话音终落,她仰起头,双眼浸满泪光,虔诚地望着面前的僧人。云川行了一合十礼,将执着珠子的手抚盖到她的头顶,道“阿弥陀佛”。

    婢子磕头跪拜,而后离开了。

    “她把你当佛。”唐离艰难地开口。那眼神与自己在寺庙中所见的善男信女并无不同。

    “唯一疼她的母亲常年遭虐,病死了,自己也被父兄卖做奴隶。我只是编造一些往生亡灵的谎言,一些虚无的安慰,她便愿意为我卖命,探听祝府的一切动静。连钱也不要。”云川转头看着唐离,眸中静若止水。

    “很快,只要我杀了太子,了结心中唯一的挂碍,便更接近佛了。”

    “可师父说,一念净心。”唐离虽不明白其中意味,却也知道修佛之人是不能有偏执的。

    “一念净心,呵,你以为你的师父当真入了清净觉?”僧人的眼有了些许波动,眉梢一朵红莲也似随烛火摇曳,道:“他杀业过重,执念过重,练剑入魔,失手杀了自己的发妻,方才扔了屠刀。”

    “立地成佛不过是造恶者的自我安慰。众生皆似这琥珀珠子中困的蝼蚁小虫,”云川将手中的珠子拎到唐离眼前,“终其一生受困于无明,执四种颠倒,受种八苦难。谁敢说自己断得尽所有爱憎思绪,一念成佛?”

    唐离觉得神识又开始飘摇了,云川说的话在耳边嗡嗡,琥珀珠子在眼前晃荡。师父……亲手杀了他的妻么……

    “痛!”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疼痛直冲脑门子,把唐离疼得咧嘴直叫。

    云川用力摁着她手臂的伤口,愠色厉言道:“我讲佛的时候,须得全神听。”

    “听不懂!”唐离此生头回被激起难抑制的愤怒。这究竟是什么菩萨面,罗刹心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