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十二章 是你女朋友的电话吧

    三月份相安无事。四月份,纪雅璎的生日到了。

    景景照常回家。

    今天来了客人。

    纪雅璎掐的时间差不多,听到楼下有车子驶进的声音,笑着对面前的男人说道:“与楼,我女儿回来了。”

    景景听佣人说纪雅璎在楼上的练功房,找了上来。

    门是敞开的。

    “妈!”

    人未见到,先闻其声。

    纪雅璎和男人对面的镜子里闯进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

    景景一看有客人,顿住了。

    纪雅璎转过身来,一旁的男人也跟着转身。

    男人长得很白,衬得他的一头乌发更加乌黑。鼻子高挺,山根高的似山峦。很瘦,他眼睛原本就大,瘦成这样,显得眼睛更大了。

    有一股阴郁的美。

    “小景,这是我的以前最得意的学生,肖与楼。”

    肖与楼走上前,伸出手,“你好我是肖与楼。”

    景景也伸手握了一下他的手,“前辈你好,我是景景。”他的指尖微凉。

    “前辈?也可以这么叫吧。”

    肖与楼眼含笑意,自问自答。

    景景点点头,“确实是前辈嘛。我经常听我妈妈提起前辈,也看过前辈表演的舞蹈,我很崇拜你。”

    一旁的纪雅璎也开口道,“小景真的要向你看齐。”

    “小景和纪老师一样很谦虚。我看过小景表演的节目,很震撼,美又有力量的。只不过我倒是没什么好崇拜的了。”

    话里好像有股暗暗的遗憾。

    纪雅璎留他吃饭,没再多寒暄肖与楼就准备走了。

    “与楼,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该面对新生活了。”

    “纪老师,都过去了。我会走向新生活的。”

    “好孩子。”

    肖与楼上了车,离开了。

    景景挽着纪雅璎,看着肖与楼坐的车渐渐驶远,直到完全淹没于黑夜。

    “与楼这孩子,要是没有选择回去,那他前途一片光明。”

    景景察觉到纪雅璎今天晚上情绪不太对,总觉得有很多话想和肖与楼说,但千言万语只归成了一句。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该面对新生活了。

    对于肖与楼,景景略有耳闻。

    只是版本不同,景景也分不清哪个故事是真的,哪个故事是假的。

    “与楼是我教的学生里天赋最高,悟性高,脾性最好的。”纪雅璎只这么说。

    她也不愿意再将别人的心酸往事提出来说。

    景景也没问。

    今晚的夜空一片沉寂,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肖与楼坐在窗前,静静地感受着熟悉的城市,寂静的夜。

    真像啊。

    这女孩,和你真像。

    “小景,姐今天请你们小酌几杯怎么样?”景景刚排练完准备回家,被同事拦了下来。

    “屏姐,今天怎么这么豪横?”有同事打趣,这夏屏可是舞团里出了名的铁公鸡。

    夏屏不卖关子,伸出左手,晃了晃戴在中指的素戒,“姐马上要订婚了,心情好。”

    “恭喜屏姐了,屏姐总是闷声干大事!”

    “恭喜屏姐了,舍弃姐几个转身归到已婚人士的队伍了。”

    “走吧走吧,小景跟上啊!”

    景景看了眼时间,八点多,还早。

    八点多,小酒馆的人还不是特别多。刚好有位置容得下三个人。

    “哎,今天不喝都是不给姐面子,随便点!骰子摇上!”

    景景丝毫不手软,点了两件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