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十一章 阿寒

    它就这样在就在了他家里,他每天会给换一次药,就这样待了半个月后,伤慢慢就愈合了。

    阿寒从小就跟着爷爷两人在这个茅草屋里相依为命,由于三间茅草屋拼凑在一块。

    由几块木搭建了一个三角亭,上面再来几层茅草,一个简单易洁的茅草屋就可以住人了。

    在巍峨丛林的山脚下,看着更像是一朵小蘑菇,破土而出匍匐在上。

    他每天清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灯芯草,那是他能找到唯一的能编制草鞋的材料了。

    背着一个有半人高的竹筐,里面放了一把黑色的小镰刀,这刀小小的,还没有一个巴掌长,确实很锋利,可能常年使用的缘故吧,

    翻过一座小山后,眼前出现了一片沼泽地,里面是一大片密集的灯芯草,绿油油的像是稻田一般,在微风中轻轻摆动身子,远远的望去像是在和你招手。

    他将放到额头处,做了个遮阳的动作,眯起眼睛看着微风中摇曳的灯心草,嘴角微微扬起来。这次可以多收割些回去了。

    他边放下箩筐边说:“绿蛾,要开始干活咯喽。”

    绿蛾从竹筐里面跳出来,飞向绿莹莹的灯芯草去,转来转去的,它显得很兴奋,不知是不是因为它们有个共同点——样的够绿。

    它飞扑在叶子上面,你别说一动不动还真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阿寒抬头看了眼猛烈的太阳,卷起裤脚,在箩筐里拿出一把小镰刀,左手麻利抓起一把灯心草,“哧哧声”响彻了整个沼泽地。

    越接近中午,太阳就越发的炎热。少年抬手擦去脸上的汗水,继续挥动着镰刀。

    他弓着腰背朝着太阳,觉得后背火辣辣的一片,一阵一阵的刺疼传来,像是被火烤的一样。

    他站直身子,敲打着酸疼的腰,本想多弄些灯芯草回去的,结果被太阳劝退了。

    回到家里,把收回来的灯芯草全部倒出来,放地上。少年直接盘坐在地上,扯过来一根又一根的灯芯草,

    它在一旁认真地看着他手中不停变换的灯芯草。

    灯芯草又粗又硬的叶子,像一块块小刀片,叶子上麦芒,一个不小心容易割到手。

    而少年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似的,很熟练地编制手中的灯心草。

    仔细一看,发现他手上的茧子比它年龄还有老,在手心凸起一块块像个小山丘的水泡,不过不是软的,是很硬的那种深深地烙印在掌心里,又干又瘦手粗糙得就跟一块老树皮似的。

    不难看出来,一些旧的新的伤把少年的手磨损得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

    这哪是一个十来岁少年的手,要是不看脸,还真容易误以为是一个六七旬的农民伯伯的手里呢!

    要问他为何这样,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靠的就是草鞋。

    少年放下刚刚编织好的草鞋,忽而扭头看着旁边的它,转动着眸子,随后挑眉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自己在那乐呵。

    不一会的功夫,少年手里多一只不及半个手心大的飞蛾,样子编的很是精致。

    尤其是翅膀那块做的尤为逼真,多条不一样长短的稻草交叉编制,互相盘旋而成,感觉他只要一放手,它就能挥动翅膀飞向天空了。

    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眼睛,稻草里面那是两个小小的孔洞。

    绿蛾飞到他手上围着这个刚编出来的,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东西兴奋地转了两圈,不停地怕拍打着翅膀。

    少年摸摸它脑袋,“看来你很喜欢的嘛,这个稻草蛾就是你的了!就是照着你的模样弄出来的。”

    今日的清幽镇上很热闹,镇子虽不大,熙熙攘攘往来的人群还是蛮多的,也有些外来经商的牵着马路过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