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15章 说好的幸福呢(完)

    五月,江厉和梁舟月举办了婚礼。

    陈澹远在美国,没收到对方找他做伴郎的消息,稍微思考,他就知道阮玉会做梁舟月的伴娘。

    那对小姐妹的感情很有意思,梁舟月就是因为阮玉,才会在和他说话时夹强带棒,奚落暗讽。

    陈澹不用别人劝,自己决定不会去做伴郎。

    当他和阮玉把话说清楚后,就再也没有纠缠下去的必要。爱不逢时,各自欢喜才好。

    婚礼当天声势很大,来往的宾客都是江家在生意场的伙伴,以及江厉赛场上的同僚,梁舟月的朋友不多,她原本就不是B市人。

    阮玉已经出了月子,身体恢复得很好,身形比怀孕之前要圆润,不再是那种一看就弱不禁风的身材,可谓刚刚好。

    “你不用喝酒,走个过场就行。”

    她能给自己做伴娘已经够意思了,梁舟月唯恐阮玉在婚宴上累到,或者喝醉。

    阮玉摆摆手,笑吟吟地解释:“没喝酒,伴郎们在呢,都是他们的活儿。”

    梁舟月和她相视,各自狡黠一笑,女儿家的羞怯和明媚在脸上交映切换,非常自然。

    江厉明明站在梁舟月身边,但他目光望着远处,久久没有移神。

    “看谁呢?”

    梁舟月的声音打断了江厉的失神,他转头时,梁舟月和阮玉的目光已经一同看向他刚刚注意的方向。

    只见,一道颀长身影走入推杯换盏、谈笑风生的宾客中,渐渐的,男人的身份已经分辨不清。

    他身着白色西装,短发剪得很短,双手插进裤袋,仅是背影就足够桀骜,漫不经心地从宴会厅消失。

    这是一场熟人局,没人看不出他的身份,但没人戳破。

    尤其是阮玉,她很快就收回目光,举着手中的酒杯,敬江厉:“今天是你和月姐的婚礼,虽然你年纪小,但从她那儿论,我还得喊你一句姐夫呢。”

    江厉举起一杯酒,碰杯时嘴角勾起:“感谢你来做我们的伴娘。”

    阮玉也笑起来,眼底没有藏匿的情绪,只有明媚的祝福:“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江厉啧声:“也祝你早日找到幸福。”

    这回,对方是不是陈澹都无所谓。

    大家看起来都放下了。

    两人仰头喝了一杯酒,场上默契更浓,只看眼下和未来,过去的事情不重要。

    ……

    陈囡囡六岁那年,陈澹三十一。

    这六年,他带女儿一直生活在纽约,没有回过国。每次都是朋友们过来找他,他对国内的一切已经没念想了。

    阮玉于他而言成了一个抹不去的记忆,他没有再和别人在一起,连片刻的想法都没有。

    她看孩子的次数很稳定,每逢国内节日,她都会飞到美国。异国是重要原因,其他时间她不可能经常过来。

    陈澹的别墅很大,家里佣人很多,阮玉过来,他不会出现在家里。

    整整六年的时间,阮玉每次都坦坦荡荡的过来,但陈澹避而不见,六年的理由都一样:工作忙。

    或许也是真的吧。

    阮玉偶尔会相信。

    从他来到美国,陈氏集团一开始确实发展停滞,但有了女儿后,他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颓废过,每天的生活都充满斗志,势必要给女儿一个伟大的商业帝国。

    他不会再婚,不会再有孩子,他现在和将来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女儿的。

    这是他目前唯一的乐趣。

    每次阮玉过来之前,他都会得到消息,提前离开。她离开别墅,家里佣人就给他打电话,他才会从公司回家。

    这是老板自己的私事,佣人好奇过,但没人敢询问。

    可今天出了纰漏,陈澹已经从公司回来多时,天色渐黑,别墅大门口的保安就给他打来电话。

    手机放在茶几台上,陈囡囡在陈澹的示意下,拨开了免提。

    “老板,刚刚那位小姐又回来了。”

    保安的声音响亮无比,客厅的父女俩都听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