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6章

    “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出现的一直是问句。

“两年前。”蓝之搴亦像着了迷般的乖乖回答,即使知道事有蹊跷。

“不,我是说咱们感情有交集的时候。”

“三个月以前。”

“所以说,无论两年前,或是三个月前,或是现在,我都一直清楚明白你是北海的人……生命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但我却从没退缩过,因为我知道我爱的就是你——蓝之搴。那么,你告诉我,你是担心自己的职务让我感到委屈,所以才以爱及关心来做弥补,或是发自真心的爱我?”殷凡含泪的眸光与他的交缠在一块儿。

“当然是真心的,就是因为真心,才会觉得于心难安。”一声咆哮从他宽广的胸臆间涌出,他无法让她污蔑他对她的感情。

“这就对了。你以为我会听你的片面之词做个狠心的人?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永远狠不下心,你知道吗?就让我们学哥和荃荃他们,做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眷属,问题来了,我们一齐解决,或许,我们还可以搭配成一对密探夫妻档,为人世间的不公、不平奋战到底。”殷凡说到这儿,变得异常兴奋,她就是这样,一旦想到什么主意,就想跃跃欲试。

“和女警搭配,这主意不错哟!我可以向鲨鱼提议看看。”蓝之搴听殷凡这么说,一颗心也释然了许多。他伸进裤腰袋,拿出一只红色锦盒,从中拿出一颗亮闪闪的钻戒,以出其不意的速度,套进她手指上,“不过,在这计划前,是不是得先成为夫妻?”

殷凡掩住口,难掩兴奋,她欣喜若狂的攀在他的颈子上,送给他无数个令人心醉神迷的唇印……

蓝之搴难耐地将她压在床上,将她的玉腕箝制在头顶上,炽烈炙狂的落下他火烫的吻痕。

“你的伤?”

“没问题,我决定现在就要回属于我的东西。”他不疾不徐地偷偷解下钮扣。

“才借我穿一下而已,你不能那么小气!”她假意挣扎着。

“不,这衬衫算什么,送给你好了,我要的是——你!”

一股战栗的兴奋穿透他俩全身,此时无声胜有声……(哇,竟然还压韵耶!我太佩服我自己了!)

尾声

“殷凡,组长找你干嘛?他八成忘了今天是你的新婚之日!”

现在大呆已是殷凡很好的工作伙伴,不再是损友了。

“他要我去‘星麓’。”她耸耸肩,无所谓的模样。

“天呀!是‘星麓大酒店’吗?你答应了?”大呆站起身,嘴巴大得可以塞进一颗保龄球。

“答应啦!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自从与蓝之搴历险归来,她一直以“北海密探”自居,还自个儿取了个外号“娃娃鱼”!(天知道,北海成员都是堂堂七尺之躯的铁汉,哪容得下她这个小女人。)

“你当真要去?”大呆以为他听错了,非常有耐性的再问一次。

“麦烦漏啦!”殷凡说了句不标准的台语,拍了拍大呆的肩膀,“我走了,羽侬若回来了,麻烦帮我告诉她一声。今天实在太委屈她这个伴娘了,为了替我挡驾,铁定累坏了。”

“你的婚礼呢?蓝之搴呢?他会怎么想?”

“婚礼只好延期罗!至于之搴,你放心吧!我相信他会了解的。”她回报他一个迷人的笑容,拎起皮包就出门了。

“喂——”

来不及了,她已经去完成她的“密探梦”了!

※※※

走进三楼一间隐密性极高的房里,殷凡突然觉得忐忑难安,组长说这间房今晚是一位名为Dona的女人订下的,她身上有着一份非常机密的文件,可能就藏在这里面,但是,怎么连个人影也没呢?

突然间,一阵短暂的电铃声将殷凡拉回了现实。老天!该不会是那个女人回来了吧?

她强制钢定的走到门前的窥视孔一探。哇!是个男的!由于他带了顶鸭舌帽,且帽缘低垂,让她看不清楚他的脸。

半晌后,那男子似乎按捺不住地开口道:“里面是Dona小姐吗?我是特地来为你服务的。”

服务!殷凡张口结舌愣了好一会儿。该死!她当真遇上牛郎了!这可真应验了一句话——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

这可怎么办才好?这个叫Dona的女人,也未免太不安于室了吧!没事找什么牛郎嘛!偏偏找了又不乖乖待在房里,这下可好玩了。

屋外的牛郎又开口了,“Dona小姐,请你开门好吗?你会喜欢我的服务的。”

她会喜欢他的服务!这怎么可以,要是让之搴知道了,他准会把这家伙撕成碎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