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53章 陷落之地

    不光是艾思琪惊讶,陆凝也惊讶于这个世界人类的智慧。这顶层的材料虽然被她以深空坠击强拆了,但只是拆成这个样子也是她没料到的情况。正常来说,这一发下去普通的建筑都应该直接被解体成一堆形态规则的碎块。

    陆凝从空中跳下,顺手从同心圆中间拆下来了一块弯弧,丢到了自己带着的背包里面。

    “你要跟我走?还是自己走?刚刚离开的那个人跑到山里去了,不过你要找到那个人大概不会很麻烦。”

    她问艾思琪,而艾思琪还在惊讶中,她从来没想过有人凭自身的能力就能对凯恩要塞造成破坏,凯恩当年设计的时候可是以对抗天使的攻击作为设想来做的准备。

    “我……我能跟着您吗?还有我的弟弟,我们想要跟着走!”艾思琪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狂热,“您能证明我是对的,想要在这样的世界上生存下去,可不是靠躲避才能做到的。”

    “嗯,这话没错。”陆凝往凯恩要塞外走去,她现在拆了凯恩要塞的房顶,要是有人反应过来了,就得来追杀她了。只可惜,她还是晚了一些。

    从被她击穿的地方渗透出来的魔力已经形成了稳定的环流,这只能说明“纯净洗池”已经正式开始运转,她无法阻止。而刚刚库卡什没有出来找她,估计也是因为仪式进行到了重要的阶段。

    “那就跟我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陆凝现在没有能够战胜教官的把握,摩卡摩算是被她预先防备了,而且对她的情报其实很少。而下次遇到的话,她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松战胜对方了。游客的倚仗从来都不是单一的手段,除了秘术使以外,摩卡摩下次还会以受洗者的身份出现。

    “对了,找到你那个弟弟,另外切断你和要塞里剩下的那些……分身还是什么东西的联系,很危险,我可不想被人循着联系找过来。”陆凝又吩咐了一句,甩手在空中划出一道魔法痕迹,赤红的光芒指出了路线,“去山里等我,晚上我会过去,如果你跑了,我也不会去找你。”

    “我明白!”艾思琪立刻点点头,扭头跑进了山里面。

    等到艾思琪跑进了山里之后,陆凝仔细感受了一下要塞里面的魔力。环流已经完成了封锁,而这种封锁已经不是她通过强烈的能量冲击可以打破的了。死星所研究出来的教徒晋升魔法并不是她这种紧急学了一个体系的人可以擅自破解的,那是连君影都要称一声完美的东西。

    但这也不影响陆凝给凯恩要塞留点小小的礼物,以示报复。

    一圈又一圈的波动以陆凝为中心扩散了出来。精神海的律动在这片平静之中投入了一枚又一枚的“石子”,那平衡而一致的鼓点开始敲击在地面,渗透进防御层开裂的地下。

    陆凝闭着眼睛,精确数着精神海中的音律,她感受到了更多的精神海,它们沉寂,它们对侵入自己的海域,引发共振的节拍不发一语。

    因为“纯净洗池”的影响,如今凯恩要塞里所有被转化为死星信徒的人都在沉浸式祈祷中,连接了死星。陆凝了解那种感觉,与死星连接的时候,对外界的感官近乎于无,未受过精神训练的话甚至很难在受到刺激的时候醒来。

    “打开了。”

    随着陆凝的双眼猛地睁开,一应律动瞬间停止。共振所产生的能量波动也立刻被释放了出去,所有被陆凝所连接的人精神海之外的屏障都悄然粉碎了。

    之后的乱子要怎么处理,就看库卡什和摩卡摩本事如何了。

    陆凝做完这一切后,立刻也遁入了山林,并抹掉了自己魔力产生的一切信息。

    =

    “纯净洗池”内部,库卡什在祷告声中,沉入了一片近乎虚无的“水”中。

    在大量信徒集体连接死星所产生的环境下,那个原始的传教者也将因此而受到死星的嘉奖。库卡什感受到了无比美妙的力量,他已然看到了真正的“门扉”,门扉已然向他洞开,门后是璀璨的繁星,以及他所预见的下一个仪式。

    “登星之阶”,便在眼前,他只要能够穿过这扇门,便能够再一次完成宗教阶级之上的蜕变。看到它,让库卡什更加确信,自己是这个后君王时代中那个被选中继承遗产的人。

    毕竟他才刚刚成为受洗者,按照常理来讲,甚至门扉都会隐匿在白雾之中,根本看不到接下来的道路。摩卡摩那个蠢货估计就是这种情况。

    可是他已能够清晰看到前路,这无疑是被选中者才能得到的优待。当然,这和库卡什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早在这之前,他就在寻找“告请者”的晋升之法。

    随着“池水”渐渐变得浑浊,库卡什的仪式也已经完成,他从这种宛如重生一般的感受中恢复过来,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感官被提升了很多——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物质变得更加敏锐了。

    也正因为这种敏锐,库卡什察觉了一些异常。

    “池水”的浑浊并不全是因为仪式使用所导致的。

    库卡什勾勒出了一个魔法,发现另一端摩卡摩的仪式还在进行中,而且摩卡摩的状态似乎不是特别好。

    “没杀死那两个……好吧,算是意料之中。”库卡什喃喃自语道,“凯恩要塞的价值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接下来需要准备‘登星之阶’,我们必须隐匿自己的踪迹,凯恩要塞?康斯坦丁领主阁下,您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吧?”

    “我听到了。我会解决。”黑暗中一个魁梧的人回答道。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按照约定,我会将此前带来的人留给你,但我也要带走这次的‘成果’。康斯坦丁领主,希望我们再见的时候,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感谢您,我们会从罪的沼脱离,走进主的净堂。”

    库卡什将这件事甩给了康斯坦丁之后,便转头去解决摩卡摩的问题了,他目前还是需要这个队友努力一下的。

    既然库卡什享用了最为洁净的“水”,摩卡摩这里剩下的就只有脏水了。

    于是,库卡什看到了被破坏的顶层。

    此时他已经忍不住感到了惊讶,敌人来攻击并不出乎意料,正因为如此他才选择了凯恩要塞。这个地方以大多数现有的攻击手段都是很难攻破的,它能提供一个足够安全的仪式场地让“纯净洗池”完成。

    但是现在,那被他寄予厚望的要塞顶部居然遭到了如此程度的破坏。

    “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人找出来杀了……”

    库卡什有了一丝犹豫。他还不知道是谁来了,万一是君影亲至,仅仅到了受洗者的他出去就是自投罗网了。